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蝶舞书屋>>>言情小说>>>几度夕阳红12
几度夕阳红12
发表日期:2005/12/17 15:01:00 出处:网络 作者:未知 发布人:diewu 已被访问 652
第二部


  时间:一九四三年地点:重庆
  风中柳絮水中萍聚散两无情!
12

  薄暮时分。室内静悄悄的。杨明远坐在床上,倚着窗子,就着窗口射进来的昏黄的光线,专心一致的补着他那双已经千疮百孔的袜子。整个一间寝室内,除了他之外,就只有王孝城在修理他破旧的口琴,铁片和螺丝钉拆了一桌子,零零碎碎的一大堆,却怎么都拼不拢来,他一面在拼拼凑凑,一面在低低的诅咒。
  暮色在室内加重,光线越来越暗了。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接着是王孝城的咒骂:“他妈的!”杨明远吃了一惊,针刺进了手指里,抬起头来,他没好气的说:“怎么了?你?”“打蚊子!”王孝城头也不抬的说,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和王孝城愤怒的喝骂声:“他妈的,有朝一日,我不杀尽这些臭蚊子,我就不姓王!”
  “那么,你还是趁早改姓吧!”杨明远说,慢吞吞的打了个结,咬断了线头,把袜子送到窗口去,仔细的审视着自己的手工。把补好的袜子从手上抽下来,拿起另一只没有补的套在手上,他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个洞。“我打赌耗子在我的柜子里做窝了!”
  “喂,小杨,”王孝城叫:“灯点起来,怎么样?”
  “没桐油了。”杨明远静静的说,开始穿针,穿来穿去,线头就是不进针孔,他坐正了身子,伸伸脖子,叹口气说:“画上十张工笔翎毛,也没有补一双袜子的工程大!”
  “你那个还能叫袜子呀?”王孝城说:“叫鱼网差不多,如果我是你,才不在这上面费工夫呢!”
  “你有接济,我呢?”杨明远耸耸肩。
  “接济?谁的接济到了?”门口传来一声兴奋的叫声,接着,一个人影从外面窜了进来,矮矮小小的个子,一对大眼睛,圆圆的脸,一股聪明调皮相:“王孝城,你的接济来了?好呀,拿出来,看话剧去!”
  “你听清楚了没有?”王孝城说:“叽哩呱啦乱嚷,接济来了,周末还会泡在宿舍里呀!”
  “咦,宿舍里的人呢?”小个子张望着问。
  “进城的进城了,没进城的大概都去茶馆了。”杨明远说,终于把线头穿进了针孔里,小心翼翼的拉出了线头,他透了口长气:“阿弥陀佛!”小个子赶上前来,伸手夺过杨明远手里的破袜子和针线,一面嚷着说:“补这个做什么,话剧看不看?”
  穿了半天的线头又被拉出来了,杨明远跳下地来,气呼呼的说:“小罗,我要揍你!捣什么蛋嘛!以后全穿你的袜子,看吧!”“哈哈,我的袜子已经尸骨无存,从上星期起,就根本不穿袜子了。”小罗笑嘻嘻的。
  “什么话剧?”王孝城问。
  “江村和舒绣文合演的闺怨,有兴趣没有?”
  “有兴趣又怎样?”王孝城无精打采的说:“没钱!”
  “我变个戏法给你们看!”小罗说,伸手在长衫口袋里一阵摸索,摸出了两张票来,往桌子上一放,得意的说:“瞧!这是什么?”“唔,”王孝城皱皱眉:“你哪儿弄来的?”
  杨明远拿起票来,仔细的看了看,不感兴趣的放回桌子上,耸耸肩说:“我说呢,他那里来的钱,看看日子吧,是上星期的票,小罗就是会这一套。赶快把袜子还给我,我就只有这么一百零一双!”“我跟你们讲,”小罗拿起票来,仍然兴致盎然的说:“我们混进去,国泰那个收票员,我已经和他混熟了,包管你们没问题。江村和舒绣文的闺怨,他们说江村把白朗宁简直演活了。你们不去我就一个人去!”说着,他转身就向门口走。
  “喂,等一等,”王孝城喊,一面望望杨明远:“你呢?怎么样?去不去?”“两张票,怎么去三个人?”杨明远问。
  “混进去呀!”小罗叫:“走吧,小杨,别那么婆婆妈妈了。”
  “你有车钱?”杨明远怀疑的望着小罗。“哈!”小罗笑着说:“男子汉大丈夫,老天给我们两条腿做什么用的?走呀!”“从艺专走到国泰?”杨明远问:“假若混不进去,这两小时的路岂不冤枉?”“做事全像你这么瞻前顾后的,人就别活着了!”小罗说,把杨明远的袜子扔在床上:“到底你们去不去?”
  “去!”王孝城说:“反正窝在宿舍里也是无聊,看不成就当是出去散步的,明远,去吧!”
  杨明远看看小罗和王孝城,既然他们都去,一个人留在宿舍里饱蚊子可不是滋味,少数服从多数,还是去吧!换了一件长衫,三个人走出宿舍,绕出校门。从艺专到重庆市区,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走到磐溪,过河到沙坪坝,再搭车子经小龙坎、化龙桥等地到市区。另一条是走到相国寺,渡江到牛角沱,再经上清寺、两路口、观音崖、民生路到市区,前者路远,后者是捷径。所以,一般穷学生都采取后者。走路到市中心,大概要走两小时。
  一经上路,小罗的精神就全来了,小罗是个标准的话剧迷,重庆市的话剧,他几乎一个也没错过,而十次有九次是看白戏。谈起话剧演员来,他更是如数家珍,谁的戏路如何,谁的扮相如何,谁长得顶漂亮,谁的声音最好听,简直就说了个没完。三个人里,杨明远向来是比较沉默的一个,王孝城也不像小罗那样活跃,于是,一路就听小罗一个人高谈阔论。走到了民生路,他们选择了从夫子祠到国泰戏院,正走着,小罗忽然碰了王孝城一下,低声说:“看到前面那个梳辫子的女孩子没有?”
  “怎么样?”王孝城向前面看了看,看到一个少女的背影,两条乌黑的长发辫,扎着黑绸结,亭匀的身子,穿着件白底碎花的鲶纱旗袍。“中大的学生背地里都叫她作沙坪坝之花,是个寡妇的女儿,她父亲以前也小有名气,是个文学家,可是几年前就去世了。”“你知道得倒很清楚,”王孝城说:“现在她们家做什么的?”“什么都不做,家里有几块田,大概就勉强凑和着过日子,她是个女学生,今年暑假才高中毕业,听说中大很多学生都在追求她。她也很大方,常和大学生们一块儿玩。你们要不要认识她?我和她见过两次,可以给你们介绍。”
  “算了吧,”杨明远不感兴趣的说:“认识了干什么?”
  “小杨天生是个煞风景的人!”小罗说:“你不想认识我就给孝城介绍!”说着,他拉着王孝城向前赶了几步,喊了一声:“李小姐!”前面的少女回过头来,杨明远正好也走上前去,一眼看到了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庞,和一对盈盈然如秋水般的眸子,不禁本能的愣了一下。小罗已经热心的嚷了起来:
  “李小姐,到哪儿去?”
  “想去看国泰的话剧,”那少女站住了,微笑的说,一派落落大方的味道。“这么晚了,多半没有票了。”
  “没关系,我们也要去看国泰的话剧,正好,我们还多一张票,李小姐就和我们一起去吧!”小罗信口开河的说。“那怎么好意思。”少女虽然口里这么说,显然却并不是拒绝,而且,那坦然的微笑的表情说明了她还很高兴找到了伴。“本来妈妈要和我一起来看的,临时又不来了,大家都说这个戏好,我真不想错过。”她解释的说。
  王孝城和杨明远交换了一瞥,杨明远还来不及代小罗担心,小罗已在为他介绍了:
  “李梦竹小姐,这是我的两个同学,艺专的高材生,王孝城和杨明远。”说着,他笑笑,又加了一句:“他们都是真正念书的,不像我是玩的。”
  李梦竹笑了,柔和的看了王孝城和杨明远一眼,那对眼睛沉静而温柔,还带着女性所特有的妩媚。杨明远向来见不得女孩子,一看到女性就要脸红,面对着这样一个年轻而出色的少女,他木讷的老毛病就发作了,一句话也不说。还是王孝城说了句:“我们一起走吧。”四个人走成了一路,小罗开始在为“闺怨”作广告了,虽然他根本还没看过,却大吹大擂,如同已经看了好几遍似的,女主角演得如何动人,男主角演得多么逼真,讲得头头是道,甚至于对观众反应,都大加描写:
  “演到最动人的时候,台下鸦雀无声,所有的观众都含着一眶眼泪,人人想哭,又都哭不出来。台上台下的感情,完全糅和成一片……”梦竹听得十分动容,忍不住的问:
  “罗先生,你看了几次?”
  “我?”小罗呆了呆说:“还没有看哩!”“那么,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梦竹诧异的问。
  “报上广告里登的呀!”小罗理直气壮的说。
  梦竹笑了,杨明远和王孝城也笑了起来。杨明远暗地里拉了王孝城一把,低声的问:
  “我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还难保呢,他又拉上了这么个女孩子,到底预备怎么办?”
  王孝城摊了摊手说:“我怎么知道?”到了国泰戏院门口,闹哄哄的济满了人,卖票处仍然排着队,入口处也早已开始收票,人群在戏院门口挤塞着,其中以学生占绝大多数。小罗让梦竹走在最前面,明远其次,王孝城再其次,他殿后。走到了收票的地方,梦竹顺利通过,明远指了指后面,也进去了。小罗把两张假票往收票员手里一塞,同时推了王孝城一把,示意他乘人潮拥挤的当儿钻进去,但,王孝城慢了一步,收票员已经认出票是废票,就嚷了起来,明远听到后面一嚷,知道小罗出了毛病,他向来忠厚,不愿顾了自己而丢掉朋友,就拉了梦竹一把,两人又折回到入口处来。收票员看到他们两个,就又叫了起来:
  “他们四个是一伙的,都没有票!”
  梦竹望了望明远,又看看小罗。小罗满脸尴尬,还在面红耳赤的和收票员瞎吵。由于他们阻住入口的地方,人潮就在外面拥挤咒骂。梦竹立即了解是怎么回事,打开手提包,她正想拿钱补票,一只手横过好几个人的肩膀,伸到收票员的面前,手中是四张特别座的票,同时,一个男性的,沉稳的声音在说:“这四个人的票在这儿,谁说没有票?”
  收票员愣了一下,收了票,叽咕着说:
  “有票不早拿出来,开什么玩笑!”
  四个人走了进去,都不由自主的望着那解围的人,一个瘦高个子的青年,穿着件灰绸长衫,白皙的皮肤,一对黑而深湛的眼睛,看来恂恂儒雅,带着股哲人的味道,正对着他们斯文的微笑着。显然,他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男男女女都有,一目了然,不知是那个大学的学生。小罗、明远、和王孝城等无缘无故收了人家四张票,都有些不大好意思。可是,接着,那群人中跑出来一个胖子,拿着把折扇,满头的汗,一把抓住小罗,大笑着说:
  “好呀!你又玩老花样了,那有带着女朋友还看霸王戏的!”说着他又和梦竹打招呼:“李小姐,还记得我吧!”
  梦竹微笑着点了个头说:
  “是吴先生,是不是?”
  “得了,”小罗一看到胖子,就把刚才那一点不自在全一扫而空,又兴高采烈了起来,“什么吴先生,就叫他胖子吴,否则,你叫他他也听不见,还当你叫别人呢!”
  胖子吴爽朗的大笑了起来,一面把那个穿绸长衫的青年拉到前面来,笑着说:“闹了半天,全是熟人,来来来,大家介绍一下,认识认识!这位是今天请客的主人,何慕天,刚好他家寄了一大笔钱来,他是我们系里最阔的一个,所以,大家敲他竹杠,要他请全班看话剧,幸好有几个同学没来,要不然呀,你们也只好在外面看看海报了!”
  何慕天仍然带着他那个斯文的微笑,安闲的望着明远等人,胖子吴又拉了三个人来介绍着说:
  “这是我们系中三宝,干脆连姓带名都省了,就叫他们大宝二宝三宝就行了,还有个特宝到那儿去了?喂!”他大嚷着喊:“特宝!”“少缺德好不好?”三宝之一敲了胖子吴一记,说:“大庭广众,这样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胖子吴旁若无人的东张西望了一阵,看看无法找到特宝了,就又忙着把何慕天身边的两个女孩子介绍给小罗他们,一个是个瘦高条,黑皮肤,平平板板的身子,一件朴素的阴丹士林旗袍,鼻梁上架副近视眼镜,一目了然是那种标准的流亡学生,胖子吴介绍出她的名字是“许鹤龄”。另一个则长得小巧玲珑,小圆脸,大眼睛,嘴角边两个深深的小酒涡,忽隐忽现,一股娇滴滴的味道。胖子吴笑着说:
  “这是我们国文系之花,萧燕,不过,我们都叫她小飞燕。虽然喊她小飞燕,但是,最怕的就是她会飞掉。”
  大家都笑起来了,萧燕瞪了胖子吴一眼,笑着说:
  “你再不口角积点德,当心嘴巴生疮!”
  “好了,小罗,轮到你来介绍一番了。”胖子吴说。
  于是,小罗也把明远等一行人分别介绍了一遍,然后,大家走进场去找位子坐下。这位何慕天也真是豪举,买的全是头三排的票,坐定后,明远拉拉王孝城的袖子,低声说:
  “别扭!让中大的请客!”
  “改天回请他们就是了。”王孝城不大在乎的说。
  梦竹静静的坐在那儿,她的左手坐的是小罗,右手坐的就是何慕天。她知道在中大和艺专的学生间,总有些猜忌,友谊是很难建立的。平常,中大总以正式大学自居,对艺专难免轻视。而艺专的学生,又都有两个大特性,一是穷,二是狂。像今天这种情形,艺专能和中大玩到一块儿,倒是不常见。当然,这要归功于何慕天那四张票。想着,她不自主的就扭过头去看看何慕天,她看到一个男性的侧影,高鼻子,深幽的眼神,和薄而坚定的嘴。
  胖子吴在人群中骚动了一会儿,然后一包瓜子从遥远的角落里传了过来,何慕天抓了一把,递给梦竹,梦竹又抓了一把,传给小罗,小罗把整包往杨明远身上一摔,叫着说:
  “吃瓜子是女孩子的事,谁有五香豆腐干?本人征求!”
  全体中大的学生都哄笑了起来,原来许鹤龄皮肤黑,又平平板板的没有身段,所以男学生们给她取了个缺德的外号,叫“五香豆腐干”。小罗不知原委,听到大家笑,以为嘲笑他穷得没钱买豆腐干,就昂昂头,大模大样的说:
  “有什么好笑?咱们艺专,男生穷,女生丑,这是人尽皆知的。穷又有什么关系?有朝一日,我有了钱,五香豆腐干算什么?在座的都有份!”
  本来大家已经笑停了,给他这么一说,又都笑了个前俯后仰。许鹤龄气得脸色发白,又不好发作,只得板着脸坐着,不住的把眼镜拿下来擦,擦过了又戴上去,戴上去又拿下来。萧燕看不过去,一心为许鹤龄难堪,就哼了一声,气愤愤的说:“这算什么名堂?见鬼!”
  小罗以为萧燕在骂他,就伸过脖子来说:“你别见怪,我又不是说你!”他的意思是指那句“女生丑”而发,心想萧燕又不是艺专的,干什么生这个多余的气,就急不择言的来了一句“又不是说你!”此话一出,中大那些学生更是笑得弯腰驼背,气喘不已,许多人连眼泪都笑出来了。萧燕胀红了脸,气得嘟起嘴来大骂:
  “出门不利,碰到这种冒失鬼!”
  小罗皱皱眉头,被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茫然的回过头来看着杨明远,傻不愣登的说: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出门不利?谁是冒失鬼?”
  大家笑得更凶了,杨明远虽不明白症结所在,但也体会到小罗闹了笑话,又气小罗在公共场合里旁若无人的乱嚷,把什么“男生穷,女生丑”都喊出来,场中又有不少艺专的女学生,这一下岂不是自找麻烦,就也没好气的说:
  “谁是冒失鬼?当然是你啦!”
  小罗用手摸摸脑袋,困惑的转过头来,一眼看到何慕天正微笑的坐在那儿,带着个有趣的表情看着他,就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反正不能让别人白请客,挨挨骂也就算了。”
  大家又笑了,幸好“当”然一声开幕锣响,把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笑声才算是止住了。梦竹望着台上,红色的幕幔正被缓缓拉开,展露出里面的布景。全场都逐渐安静了下来,没有一点声音。她不经心的嗑着瓜子,却感到有人不在看台上,而在看自己。她回过头来,接触了何慕天深思而带着几分恍惚的眼光,她的心脏猛跳了两下,脸上就不知所以的发起热来,调回目光,她定定的看着台上,不再往旁边看了。散戏后,已是夜深。人像潮水般涌出戏院,剧情仍然紧扣在每个人心上,站在凉风习习的街头,大家才回到现实中来。梦竹急于回家,小罗和杨明远、王孝城是决定照原路走回去,虽然何慕天坚邀大家同路搭车到沙坪坝,但,小罗等坚持要走回去,理由是:“那么好的月亮,那么凉爽的夜风,又刚看了那么动人的一个话剧,必须走走谈谈,才够诗意!”
  于是,他们分作了两路,小罗拍拍何慕天的肩膀说:
  “今天领了你的情,改日我有了钱再请你,李小姐交给你了,拜托送她回家!”何慕天目送小罗等一群走远,回过头来,下意识的又望了望梦竹,梦竹也正望着他,那样宁静安详的一对眸子!当他想捕捉那眼光时,它已迅速的被两排长睫毛所遮盖了。他愣了愣,有种突发的,触电般的感觉,直到胖子吴一声大嚷:
  “还不去等车,站在路边发神经病吗?”
  他才惊醒过来。于是,大家向停车站走去。
  小罗和杨明远等走上了路,踏着月色,迎着凉风,向观音崖、两路口的方向走。小罗耸耸肩说:
  “我喜欢这个何慕天,很够味儿!”
  “什么叫味儿?”杨明远问:“我就讨厌他那股味儿!仿佛比别人高了一等似的,一副充满优越感的样子,是个标准的阔公子而已。别人买了票看话剧,他呢,好像是专门为了看那个李小姐的!”“你怎么知道他在看李小姐?”小罗问:“敢情你也没看话剧,一直在看他们,是不是?”
  “哼!”杨明远哼了一声:“别逞口舌之利!反正我不喜欢他这个人,尤其他那对眼睛,像女孩子!”
  “有一对漂亮的眼睛有什么不好?”小罗说:“我就喜欢他那对眼睛,又黑又深,又特殊,给人一种——”他想了半天,跳起来说:“对了,诗意的感觉!”
  “诗意?”杨明远皱皱眉:“你什么都是诗意,别肉麻了!”
  “好了!”王孝城打断他们说:“别吵了,我维持中立。不过,我有个发现,李梦竹长得很像今天的女主角。”
  “舒绣文?”小罗问,点点头说:“确实有一点!”
  杨明远不再说话,他脑中浮起的是两对眼睛,一对属于梦竹的,沉静温柔。另一对属于何慕天的,深幽含蓄。他似乎看到这两对眸子在相迎相接……他摔了摔头,管他呢,想这些做什么?无聊!迈开大步,他下意识的加快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不要有太多奢求,不要计较太多是与否,给你一片无忧的天空,做你永远的朋友

蝶舞家园文学娱乐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25177948 联系人:蝶舞天涯 所有言论纯属发贴者个人意见,不代表蝶舞家园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