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网友文集>>>梦晓窗寒专版>>>豆腐花
豆腐花
发表日期:2005/4/14 13:06:00 出处:原创 作者:梦晓窗寒 发布人:diewu 已被访问 1059

一年多以来,每天上班前,只要时间还早,我都会去楼下的小铺子吃上一碗豆腐花。铺子是一对夫妻开的,里外两间,外屋有两张不大的桌子和几条小凳。虽然简陋,却很干净,女主人每天很早就会将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一遍。透过飘散着豆香味的蒸汽,可以看到夫妻俩忙碌的身影,一锅熬好的豆浆被到进滤袋,然后不停的摇动着袋子,那过滤好的汁水就顺着袋角淌进缸里。每次我一坐下来,女主人就会端来一碗热乎乎的豆腐花,淋上酱油、蒜汁、辣椒油,再撒上一撮黄豆、香菜或是葱花,笑着招呼我:“早,你的豆腐花。”

 

我喜欢吃豆腐花,不是因为它滑嫩爽口,也不是它营养丰富、无污染,而是我小的时候,由于食品紧缺,那又白又嫩的豆腐花自然就成了记忆中的美味佳肴。我成为这家小铺子的常客,也缘于与主人家同乡的关系。男主人姓唐,我叫他唐哥。唐哥话不多,矮矮壮壮的,左手手背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据说是小时候打猪草的时候被砍刀铡的。闲下来他喜欢跟人下棋,属于爱较真的那种,一旦遇到争执,就用右手按住棋子,一边脸红筋涨的嚷嚷道:“不准悔棋,落地沾灰。”一边用左手拨开对方的手。每到这时,唐哥手背上的刀疤总会牵出我记忆深处一丝深深的遗憾。

 

那时候,我上小学三年级,离学校几十米的地方,有一个老伯摆摊卖豆腐花。每次经过的时候,那淡淡的豆香就从一方被染成米黄色的白布遮着的木桶中钻入我的鼻孔,使我垂涎欲滴。小摊上吸引我的,是已经盛在碗里雪白的豆腐花,上面点缀着绿油油的葱花,往往就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仿佛在欣赏世界上最美丽的一幅画。或是看着别人端起碗,喉头一动,似乎水嫩细滑的豆腐花也滑入了自己的嘴里。这时候,老伯就会笑咪咪的对我说:“娃儿,三分钱一碗,给你多加一勺糖,要不要?”于是,我便开始积极承担家里买酱油的任务,把一毛八一斤的酱油买回去当二毛四一斤的交差。我那不争气的馋嘴,成了跑差价的直接动力。

 

快到年底的时候,小摊上多出了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矮墩墩,黑黝黝的,穿一件洗得发白的水蓝布衣裳。有时帮老伯洗碗,有时在一旁看着我舔碗的馋样抿着嘴笑。一天,老伯不在,那孩子老远瞧见我就对我招手,见我跑过去,他立马盛了满满一碗豆腐花端给我。

 

我嗫嚅着,“我今天没有钱。”

“没关系,我爷爷打水去了。小哥哥,你能把你书包里的书给我看一下吗?”他用手摸摸我的书包。

“当然可以,你怎么没去上学呢?”

“要上的,妈妈说等过了年就有钱交学费了。小叔教过我认字,我还会拼音呢。”他一笑我就发现他缺了两颗门牙。

 

“那这样吧,明天我把我一年级的书借给你看,等你爷爷不在的时候,你要请我吃豆腐花”。

“好呀,拉勾!”

在我借书给他的几天后,瞅着那老伯不在,我又凑了过去,发现他正用手指头蘸着洗碗的水,在一张报纸上写字。我好奇的问他怎么这样写字,他不好意思的说没有本子和笔。我内心顿时涌起一股豪情,安慰他:“快要期末考试了,等我考了双百,学校就会奖励我一个笔记本,到时候送给你。”他兴奋又羡慕的看着我:“那你的成绩一定很好”。我得意的说:“那当然,我每次都考双百的。”“过年后,我家里会晒地瓜干,下次我也带点过来送给你。”

“好的,一言为定!”

 

其实我当时还从来没有得过双百,父母也一直为了我的成绩而操心。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那个学期我尽了全力,期末考试终于如愿以偿。看到家长会上母亲舒心的笑容,我心里美滋滋的。当班主任把卷子和奖励的本子交到母亲手中的时候,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难道就这样把刚到手的荣誉送人了吗?要是在课堂上用奖励的本子做笔记,那会是多么荣耀和满足啊,毕竟这个奖品对自己来说实在来之不易。在虚荣心的驱使下,我默默在本子的扉页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整个寒假,我几乎都在家属区度过的,虽然学校离我家并不太远,但我始终没有往那个方向迈过一步,我没有勇气面对那道期待的目光。本以为开学后那小孩也该回家上学了,没曾想返校的第一天还是看见他守在小摊前。

“你怎么还没去上学呢?”我低着头问道。

“妈妈说等打完麦子就可以上学了,小哥哥,你考到双百了吗?”

“唔,唔,是双百,不过奖品要过一段时间才发。”我低声吱唔着。

这是第一次,我不敢在小摊前停留,心虚的溜了。从那儿以后,我都是绕的远远的或是混在同学们中间匆匆的走过。跑差价的钱被我悄悄攒了起来,商店里的笔记本要卖二毛五一本,这意味着我得管住两个多月的馋嘴。

 

终于在五一前的晚上,我随了心愿。看着枕头边那散发着油墨香的笔记本,兴奋的睡不着。第二天一早我就急忙向学校跑去,却没见着那小摊。第三天,第四天,我每天都会过去看一下,不巧的是,豆腐花摊始终不见来。

 

等放完五一,又上学了。终于忍不住问一旁卖橡皮筋、尼龙绳的人,才知道他们回去收麦子了。我有些泄气,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怅然。接下来的两个月,我每天背着笔记本上学放学,崭新的笔记本像块石头重重的压在肩上,是那么的不舒服。这么久了,他们的麦子该收完了吧?

 

直到暑假结束返校时,老远就见到那个豆腐花的摊子,不由一阵欣喜。老伯认出了我,招呼我过去,从木桶旁拿出一个用报纸裹着的小包递给我。打开一看,竟是一包地瓜干。老人喃喃的对我说:“娃儿,这是我家三娃叫我带给你的。”

“他人呢,是上学了吧?我还答应送他一个本子呢。”我急忙从书包里捧出本子,像从心里掏出了块大石头。

“唉”老人摇摇头,“他现在用不上了,打麦子的时候,他贪玩,结果两只手被打谷机绞进去了。”老人说完,默默的用竹勺子撇了碗豆腐花,加了两大勺糖递给我,“娃儿,知道你心好,你借给他的书,他一直舍不得还呢。来,吃吧。”我木然的接过碗,埋头拨弄着筷子,不敢瞧老伯的脸,生怕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豆腐花含在嘴里,却是酸酸的,涩涩的……

 

这许多年来,吃过各式各样的豆腐花,甚至专门驱车到龙泉山上的石经寺,喝和尚们用自己种的豆子兑上山后甘露树根沁出的水磨出的豆浆所调制成的豆腐花,只是那味道总也经不起回味。

不知道是没有了那种纯纯的水,还是没了那种纯纯的心态,豆腐花变样了。或许,豆腐花本身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它平淡如水,惟其平淡,才能品出其“真味”。而如今的豆腐花,包括唐哥这样简陋的小铺子里的,也被各种各样的调料包装了起来,一如当初我那颗被虚荣包裹住的心。正应了清代诗人查慎行的一句“须知澹泊生涯在,水乳交融味最长”。直到今天,还是挂念,当年那碗原汁原味的豆腐花。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不要有太多奢求,不要计较太多是与否,给你一片无忧的天空,做你永远的朋友

蝶舞家园文学娱乐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25177948 联系人:蝶舞天涯 所有言论纯属发贴者个人意见,不代表蝶舞家园立场